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的博客

个人文档(杂文诗歌类)

 
 
 

日志

 
 
关于我

自叹天生运不济, 仕途不顺人失意, 心怀东海波澜阔, 气压南山草树低, 烦时把盏喝闷酒, 豪来挥笔写诗词, 男儿不展风云志, 空负虚名枉才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张九龄少年时代》之出生传奇  

2012-06-25 09:32:15|  分类: 其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九龄出生传奇

 

    凤   凰

 

   

(一)

 

在秦以前,广东尚属南蛮之地,被古王朝列为疆域之外。那时的岭南,车马不通,人烟稀少,整个岭南仿如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

公元前306年,曾一度称霸中原的古越国为楚国所灭。亡国后,大批不甘受楚人奴役的越人偷偷向南迁徙,他们翻过大庾岭来到浈水沿岸盆地,眼前呈现一派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的景色。虽然很早就有一些土着先民在这一带繁衍生息,但这里地广人稀,森林茂密、河流纵横,又有大片大片深厚肥沃的山川沃野尚未开垦,是个非常适宜休养生息的好地方。于是,饱尝战乱之苦的越人决定在粤北地区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安居下来创业建邑。他们发扬勇敢顽强、刻苦坚韧的民族精神,披荆斩棘,艰苦创业,使这一带得以迅速发展起来。在他们的带动下,越人一批一批地翻过大庾岭向南迁徙。随后,因中原战乱或自然灾害,中原汉人也源源不断地向岭南迁徙。由于聚集在粤北地区的人越来越多,客居粤北的中原人不得不分批顺河而下向广州一带南迁。中原汉人自北南迁的同时,也给岭南这个荒蛮之地带来了中原文化。一批一批人北来,又一批一批人南去,中原文化逐渐在粤北地区生根开花,并向整个岭南传播开去。

随着岭南地区的日渐繁荣兴旺,这个昔日的荒蛮之地也开始进入了中原统治者的视野,中原战火也渐渐向岭南这一方净土漫延。公元前214年,秦国灭楚后首次在岭南设置南海郡,整个粤北地区均列入南海郡管辖。西汉初年(公元前202年),赵佗割据两广建立了南越国,将前南海郡管辖的粤北地区并入了南越国版图。公元前111年,汉武帝灭南越国后在粤北地区设曲江县,并将曲江划归桂阳郡(郡治在今湖南郴州市)管辖。公元263年,吴王孙皓在粤北地区设始兴等县。二年后(公元265年),置始兴郡,此为粤北立郡之始,第一次将粤北各县统一在同一个行政区内。

此后的数百年间,由于战乱不断,朝代更替频繁,粤北境内的郡县时废时兴,始兴郡曾一度改称广兴郡,到南齐时又复称始兴郡。到隋朝时代,粤北各县分属南海郡(治所在今广州)和熙平郡(治所在今连县)所辖。

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朝庭在粤北设韶州府,下辖曲江、仁化、乐昌、始兴、浈昌(今南雄)等六县。唐贞观十年(公元636年),时年四十六岁的张君政被朝庭任命为韶州别驾(官名,州府剌史佐官,相当于今副市长一职)。

张君政出生于隋高祖文帝二年庚戍(公元590年),祖籍河北范阳(今河北涿州市)。张君政家族是官宦世家,先祖西汉留侯张良是秦末汉初时期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祖父张俊,官至河东节度使(治所太原府);父亲张守礼,为隋朝涂山(今安徽怀远县马头集)县令。张君政受封韶州别驾后,因韶州与河北范阳相隔遥远,往返极为不便,无奈之下,张君政只好带着他的妻子及六个儿子举家南迁赴任,并在韶州府所在地曲江(今韶关市区)落籍。

 

(二)

 

张君政举家南迁后,兢兢业业地做了12年的韶州别驾。唐永徽三年(公元652年),张君政因病辞逝在韶州别驾任内。此时,张君政次子张子胄已经官拜越州剡县令(今浙江绍兴嵊县)。张君政辞逝后,张子胄一直没有搬家,他的夫人胡氏及三个儿子张弘藏、张弘毅、张弘智始终留在曲江,自己只身在外地做官。

唐高宗乙卯年(公元655年)冬,张子胄的第四个儿子张弘愈在曲江出生了。此时张子胄刚满四十岁。闻讯后的张子胄倍感高兴。他特地从越州剡县赶回曲江,为幺儿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弥月喜宴。

二年后的一个晚上,张子胄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前来县衙拜见他。这老道与张子胄甫一照面,便拱手道:“大人面呈吉兆,可喜可贺”。张子胄半信半疑,当即向道长施礼:“此兆所主何事?鄙人愚钝,还望道长明示”。老道手捻胡子答曰:“此兆乃主大人府中后人将出栋梁之材。”张子胄喜出望外,又问道长:“鄙人家有犬子四个,此兆将应在何人身上?”老道微微一笑,伸出食指在张子胄右手掌心写下“幺儿长孙”四个字,并叮嘱道:“天机不可泄露,切记,切记!”说完便告辞而去。张子胄急忙追出门口高喊:“道长高姓?家在何方?”却见老道长已然远去,只隐约听到空中传过一句话来:“吾乃益州袁天罡是也。”袁天罡?来人竟是被人们称之为智慧之星下凡的卜相大师袁天罡!张子胄心中一惊,猛地从梦中醒了过来。

次日,张子胄将所梦之事向师爷述说一遍,问:“此梦该作何解?”师爷回答:“大人所梦见的袁天罡可不简单!据说早些年太宗皇帝让袁天罡与李淳风两人先后去踏勘选择陵园龙穴,先是袁天罡找到九嵕山龙穴吉壤,在吉壤之处埋下一个铜钱以作标记。随后李淳风也找到了这个地方,他从头上拔一根银钗插在龙穴吉壤之处。太宗皇帝让人验证二人所选龙穴吉壤是否一致,结果挖开一看,李淳风的银钗正好插在袁天罡所埋的铜钱方孔之中。可见,这袁天罡是当今唯一能与李淳风齐名的风水大师。大人,依愚所见,昨晚应是袁天罡给您托梦来了。”

自那以后,张子胄对张弘愈这个幺儿更是百般疼爱,经常把他带到越州剡县任所内陪伴身边。

唐高宗上元元年(公元674年),五十九岁的张子胄告老返乡回到曲江家中,此时他的小儿子张弘愈已到了娶婚之年。夫人姚氏说:“西街卢员外家中独女年方十六,与愈儿八字甚合。前些日子我已央媒婆去员外家为愈儿提亲,卢员外倒是很满意,就是不知老爷意下如何?”张子胄答道:“此事莫急,待明儿上宝林寺求一签再作计较”。

第二天,张子胄在去曹溪宝林寺(今南华寺)的路上遇见一位晕倒在路旁的游方道士,张子胄当即令轿夫把道士抬回家中,并请来大夫为道士诊治。在张子胄及家人的精心照料下,道士的病很快就痊愈了。说来也巧,这位中年道士正是名扬天下的风水大师、太史令李淳风的徒弟摇光。四年前李淳风辞世后,摇光便离开长安,云游四方,纵观奇山异水,专事天文、星相、地理风水、道教文化的研究。此次千里迢迢从中原来到岭南,由于路途劳累,加之染上风寒,因此晕到在路旁,幸好遇到张子胄才得以获救。

又过了几天,摇光身体恢复如初。这日饭后,摇光对张子胄说:“近日贫道观大人和四公子面相,父子俩面相均显吉兆,此兆主张家后人中必出栋梁之材”。张子胄闻言,遂将十七年前那场奇怪的梦向摇光细细述说。摇光听罢,亦感惊奇。当下,摇光拿出随身携带的罗盘,沿着张子胄的府第转了几圈。回到房里,摇光又要了张弘愈的八字,将五行生克之数、五星虚实之理推算了一番,然后郑重地对张子胄道:“昔日有袁祖师托梦在先,今大人对贫道又有救命之恩。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有二件事大人得依我,如此方能确保张家之吉兆灵验。”张子胄马上拜倒在地:“请大师明示,子胄感激不尽。”摇光忙将张子胄扶起,道:“大人不必多礼!”待张子胄入座后,摇光才说:“孟子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因此,四公子应尽早搬出曲江府第,择一山中荒芜之所居之。四公子与卢员外之女的姻缘乃属天作之合,但须再过二年,方可在新居所行大婚之礼,婚后夫妻俩先行代子受苦一载春秋,如此这般,其子出生后便可一帆风顺,此乃第一件事。”摇光接着又说:“贫道观大人阳寿当有六十九,十年之后将寿终。大人归天之后须葬在离此东北方向的浈水之东,此乃第二件事。不知大人能否做到?”张子胄点头应允。摇光道:“既如此,明日贫道就到山野之外查看山形地势、寻龙点穴,把四公子的迁徙之所和大人紧随的龙穴墓址一并择定。”张子胄闻言,高兴万分:“有劳大师了。”

次日一早,张子胄雇了一只船,与摇光大师及侄儿张弘雅、幺儿张弘愈一起乘船沿浈水河自韶州逆流而上。此时的浈水河,水流深广,舟楫通航,绿波荡漾,景色宜人。只是逆水行舟,船行得缓慢。中午时分船到平圃驿附近的金坑津驿道码头(今仁化周田平圃村)靠岸,一行人紧随摇光登上东侧的一座山岗。摇光大师驻着木杖在山岗上来来回回踏勘良久,最后在半山腰的山窝中央插下一根竹签,端起罗盘测算一番,赞道:“好一个“仰天海螺”名穴吉壤!此龙穴吉壤坐东南朝西北,身后山峦如靠背,左右山梁如抱手,像坐在一张大师椅上,端稳如磐,气势泰然;眼前似一字书案视野开阔,远则笔架横陈,气度恢宏;西北方滔滔不绝的浈水只见来不见去,游鱼跪蟹尽往嘴里跑。”转头对众人说:“此处便是大人归天后的龙穴墓址,大家须记住了。”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午饭后,船继续往上游行驶。到了江口,摇光指挥船家把船驶入始兴墨江河道,当晚众人在周所墟歇息。第二天一早,一行人继续乘船沿清化河逆水而上。

清化河由于发源于始兴清化(今始兴县隘子镇与司前镇的合称)而得名。清化河风景尤为美丽,两岸层峦叠嶂,郁郁葱葱,玲珑秀雅,如画如诗;河道蜿蜒曲折,河水清冽,纤尘不染。一路行来,船上诸人均赞不绝口。下午,船过人烟稀少的清化,再往前行数里,一行人来到一处风景秀丽的山岗之上。只见山岗周边茂林修竹,桂树参天。整个山岗横旦于山溪河谷,前环碧水,背倚秀峰,视野开阔,地势轩昂。远处七星墩峰叠嶂环层,似蛟龙吐雾,蟠腾跃动。摇光忍不住吟诗赞曰:“拥旌展诰股肱衷,龙楼端鼎禄瓣逢;背倚御屏前据印,乳掌向天玉案丛;冈峦郁然拜舞袖,五换六移缠山琼;华表狮象生曜气,后人当坐玉堂中!”张子胄道:“此地风景秀丽,乃世外桃缘之所。大师为愈儿寻得如此宝地,还请大师为此地命名。”摇光沉吟片断,说:“此山岗当称旗岗;山岗下那条小河(清化河上游支流)应称律水;四公子在旗岗之上开村居住,村名可取石头塘。”张弘愈不解地问:“为何称石头塘,此名是不是太俗了?”摇光手指律水河中的一块巨石,答曰:“石头名字虽俗,却能中流邸柱。”……

 

(三)

 

摇光道长离去以后,张子胄当即着手购置清化律水旗岗的山林土地,随后又雇佣了一批能工巧匠入驻石头塘建造房屋。经过一年多的紧张施工,终于在律水旗岗这块风水宝地上建起了几栋青砖瓦房及一所三栋进的祠堂。

唐高宗仪凤元年(公元676年)十二月十八日,清化律水旗岗一改往日沉静,整个律水旗岗山麓人声鼎沸,炮竹震天,鼓乐齐鸣——这一天,石头塘村迎来了开村大典和张弘愈新婚这个“双喜临门”的大喜日子。张弘愈的伯父张子虔,三叔张子冲、四叔张子卿、五叔张子誉、六叔张子猷以及三个哥哥、二十多个堂兄弟都来到了石头塘村,加上卢员外一家及张家、卢家的至亲,还有前来贺喜始兴知县、乡绅以及一些清化子民,熙熙攘攘共来了近二百人。对女儿万分疼爱的卢员外原先极力反对女儿女婿迁徒到这个深山野岭居住的,后在张子胄的反复劝说下才作罢。今天卢员外毫不吝惜地送来了大批价值不菲的家具、农具,还特地购买了一头耕牛、雇了四个长工,作为爱女的陪嫁礼物。

石头塘村开村大典在祠堂前面宽敞的坪地上进行。张弘愈的伯父张子虔率众拜天地祭山神,祈祷天上地下各路神仙保佑石头塘村开基始祖张弘愈瓜瓞绵延,英贤辈出,敦宗睦族,代代荣昌。开村大典之后,紧接着在祠堂内举行了张弘愈的新婚典礼。礼毕,众人簇拥着将一对新人送入洞房。

洞房内,张弘愈小心翼翼地掀起新娘的红盖头,初见郎君的的新娘羞得满脸通红。望着娇艳夺目的新娘,张弘愈既感高兴又感内疚。之所以高兴,是因为没料到自己的新婚妻子竟然是个天生丽质的大美人;之所以内疚,是因为眼前这位娇美的夫人从此却要跟随自己在此深山野岭之中受苦受累。此时此刻,张弘愈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无论如何都不让夫人受到半点伤害。

第二天,众人纷纷离开石头塘。堂兄张弘雅临行前再三叮嘱弘愈不可荒废了学业。比弘愈年长十五岁的张弘雅是岭南地区第一个明经及第的才子,但他没有到外地做官,而是回到韶州开设学馆,走上了教书育人的生涯。在张弘愈眼中,张弘雅既是慈祥的兄长,更是严厉的先生。张弘愈之前一直在堂兄的学馆上学,前段时间他已顺利通过了州府的“解试”,取得了参加吏部选试的资格。

客人离去了,清化律水旗岗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自那以后,张弘愈夫妇便在石头塘定居下来。白天,他们与长工们一起在旗岗脚下及律水之滨开荒种地。晚上,张弘愈挑灯夜读,背颂经文,吟诗作赋。偶尔,张弘愈也会上山打猎,下河捕鱼。石头塘村附近的山上森林茂密,随处可见飞禽走兽,张弘愈每次出猎,都有很大的收获。旗岗山下的律水河里鱼虾极多,在律水河里捕鱼捞虾更是手到擒来的事,张弘愈常常待夫人开始烧锅做饭了才下河捕鱼,等他把活蹦乱跳的鲜鱼提回家里时,煮鱼的锅也才刚刚烧热。虽然这里人烟稀少,但这种悠然自得仿如世外桃源般的小日子却也令张弘愈夫妇过得甚为惬意。

 

(四)

 

唐朝仪凤二年(677)二月十四日,张弘愈夫妇在田里忙了个一上午回到家。卢夫人要烧锅做饭了,就对张弘愈说:“相公,快去河里捞几条鱼回来做午饭,这几天餐餐吃野兔山鸡都吃腻了。”张弘愈马上背起鱼网来到律水河边,像往常一样把鱼网散入河中。待要收网时,感觉有条大鱼在网里窜来窜去拼命挣扎,便用力将鱼网往岸上扯,但不知怎么回事,任凭他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将鱼网扯上岸来。张弘愈担心夫人等得急,便将网绳绑在一棵大树上,准备回家叫夫人来帮忙。此时,在家里等鱼下锅的卢夫人久久不见夫君回来,刚好出来河边打望呢。张弘愈忙向夫人招手道:“网到大鱼了,快过来帮忙。”等卢夫人来到河边,奇迹却出现了:夫人接过网绳只轻轻一扯,鱼网就被扯上了岸,只见鱼网里有一条足有十几斤重的大鲮鱼。那条大鲮鱼也不挣扎,只是两眼一眨一眨地望着卢夫人,那神态仿佛一个可怜的小孩望着母亲乞求的眼神一样。夫人卢氏见此情景,心一软,就对夫君说:“相公,这条大鱼挺可怜,也怪有灵性的,我看还是把它放回河里吧。”一向对妻子言听计从的张弘愈马上同意,于是夫妇俩就小心翼翼将这条大鲮鱼抱回河中。

当晚,卢夫人梦见九只白鹤自空中盘旋而下,降落在家中的庭院里。接着,又梦见白天放生的大鲮鱼游到她身边对她说:“恭喜夫人,夫人有喜了”。醒来后,卢夫人将做梦一事对夫君说了,张弘愈对此深信不疑。果然没多久,卢夫人就怀上了孕,张弘愈更是对妻子疼爱有加。

都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到了十二月,眼看夫人怀孕已满十月,张弘愈特地从始兴县城请了个接生婆住在石头塘,随时准备为夫人接生。可左等右等又过去了二个多月,夫人的身孕却始终不见分娩,这可把张弘愈急得火烧火燎。

唐朝仪凤三年(678)二月十三日,一名僧人一路化缘来到始兴清化石头塘村,遇见张宏愈即施礼问道:“请问施主是否名叫张宏愈?”张弘愈答曰:“鄙人正是张宏愈。高僧远道而来,请入寒舍用斋歇息”并将僧人迎进家中。身怀六甲的卢氏闻知有客人来访,当即出来倒茶侍奉。僧人起身合掌谢恩:“施主善良,夫人贤慧,贫僧感激不尽。”待斋饭过后,僧人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摸出一卷书柬递给张弘愈道:“贫僧数月前遇见一游方道士,那道士得知贫僧要到岭南来化缘,便托贫僧寻访贵地将此书转交施主。”说罢告辞而去。

张宏愈急忙展开竹笺,只见上书:“宏愈公子台鉴:贫道算来,夫人已身怀六甲近一年,而令郎至今未降生,皆因夫人所怀者乃日后大魁天下之贵人也。大贵之人须在宽广之地方能降生,而石头塘虽灵气丰盈,终因地域尚小。故公子见贫道书柬后,须即刻携夫人回韶州,令郎方能降生于世。摇光叩禀”。读完书柬,张宏愈恭恭敬敬地朝着西北方向遥拜数次,激动万分:“摇光大师真神人也!宏愈得大师指点迷津,感恩不尽”。

当天下午,张宏愈把家中事宜安置妥当后,即与夫人乘船顺河而下。待船到墨江与浈水交汇处的江口墟时,天已完全变黑了,夫妇俩只好在江口墟一卖豆腐的店家借宿住了一晚。

次日一早,夫妇俩又继续乘船前往曲江。刚到曲江张家府第,忽见天空呈现彩云霞光,九只白鹤从天空中盘旋而下降落在府第的屋脊上。此时卢夫人突然感到肚子疼痛起来,张宏愈赶紧搀扶入屋。张宏愈的母亲胡氏及三个嫂子闻讯赶来接生,不一会婴儿就呱呱出世了。按习俗,新出生的婴儿须用艾草、菖蒲煮水沐浴以避灾邪,可一时之间却找不到艾草、菖蒲。情急之下,张宏愈的母亲胡氏从房里捧出一坛酒说:“酒水淋身,百病不侵。”遂将酒水温热后用其为婴儿淋浴擦身。

婴儿高亢响亮的哭声把曲江张氏家族一大家人都吸引过来,大家见婴儿是个长得胖胖实实的男孩,纷纷上前向宏愈夫妇道贺。看着可爱的儿子,张宏愈心里美滋滋的。他高兴地把孩子抱到夫人床边说:“夫人,给儿子取个名字吧”。卢夫人第一眼看到婴孩时,感觉他的眼睛与神态竟然与一年前放生的那条大鲮鱼极为相似,又回忆起刚怀孕时的那场梦境,寻思刚才又见九鹤降临,且孩子凑巧又是用酒水淋浴,于是就对夫君说:“相公,儿子就叫‘九鲮’吧。”“九只白鹤,一条鲮鱼,各取一字,是为‘九鲮’。而且‘九鲮’刚好又与‘酒淋’谐音——好!儿子就叫‘九鲮’。”知妻莫若夫,张宏愈心里明白夫人给儿子取“九鲮”之名的缘由,因此马上同意了夫人的提议。张宏愈返回客厅把儿子取名“九鲮”一事告知众人,大家听后皆拍手称好。父亲张子胄虽然没有异议,但私下却对宏愈说:“九鲮这孩子非比常人,名字的优劣对他日后仕途或许至关重要。明天你还是去请教一下宝林寺住持惠能禅师吧。”张宏愈点头应允。

第二天,张宏愈来到曹溪宝林寺拜见了惠能禅师,就儿子取名一事求教于惠能。惠能沉思片刻,说:“令郎取名‘九鲮’,‘鲮’为水族,上不了岸。令郎日后当为国之栋梁,可取名为‘九龄’,九龄久龄,鹤寿松龄,天长地久之意。”于是,张宏愈就正式为儿子取名叫张九龄。

就在这一年,二十三岁的张宏愈远赴长安参加吏部选试,之后被朝庭任命为岭南新州索卢县丞(今广东云浮新兴县)、知新州军州事(主持地方军队和民政事务的官)。而夫人卢氏始终放不下清化石头塘村那份家业,待张宏愈只身去索卢县赴任后,卢夫人便带着张九龄及一名奶娘回到始兴清化石头塘村居住。

唐嗣圣元年(公元684年),六十九岁的张子胄因病在曲江府第辞逝。他的四个儿子按照他生前的瞩付,将他葬于仁化平甫。这一年,张九龄刚满六岁。

张九龄后来果然不负众望,成为“当年唐室无双仕,自古南天第一人”的一代名相。

 

(作者系张九龄第四十代裔孙)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